苏州平江路 - 平江历史街区 - 中国历史文化名街   会员注册会员登陆投稿中心  [RSS/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图文Photo&Article >

苏州旧时的堂名班子

时间:2012-10-15 10:06来源:平江路作者:苏州平江路 点击:
每次到故乡苏州小住,总要到平江路走走,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平江路的支路中张家巷,缘为那里有两座博物馆昆曲博物馆和评弹博物馆。 昆曲博物馆借历史上的全晋会馆而陈。全晋会馆建于乾隆年间,气势恢弘,头门、正殿、偏厅、花园组成建筑群落,更有一座坐镇中

  每次到故乡苏州小住,总要到平江路走走,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平江路的支路中张家巷,缘为那里有两座博物馆——昆曲博物馆和评弹博物馆。 copyright dedecms

  昆曲博物馆借历史上的全晋会馆而陈。全晋会馆建于乾隆年间,气势恢弘,头门、正殿、偏厅、花园组成建筑群落,更有一座坐镇中轴的戏楼飞檐挑角、俊秀柔美,足见当年晋商之风光。明清际,苏州为全国一大经济文化中心,晋商必在苏州占据一席之地,当年晋商前辈在此营造奢华的会馆,是不会想到今日成了昆曲的会所。

dedecms.com

  我每回参观昆曲博物馆(早先叫戏曲博物馆),最感兴趣的是一副“灯担堂名”。所谓“堂名”,是明清至民国期间流行于江南的小型清唱戏班,滥觞于昆曲和京昆,渐趋通俗化之“滩簧”(“滩”是白,“簧”是唱,“滩簧”就是说唱艺术,是江南诸地方剧种前身的统称),灯担堂名则是堂名班子随身携带、装卸自如,一担能挑的精巧乐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昆曲博物馆陈列的这副灯担堂名为清末民初苏州清音班宝和堂使用之乐舆,由一百多块红木雕板组合而成,镂雕着松梅竹鸟。顶层镶有玛瑙、玉石、珍珠、珊瑚。四周悬挂十余盏莲花玻璃彩灯。下部正面左右设门,供堂名艺人出入。担内有桌椅,可容八人围坐。置有弦索、箫管、鼓板等乐器,在国内已属罕见。上世纪八十年代,此堂名乐舆由宝和堂后人捐献,终成戏曲博物馆镇馆之宝。我听母亲说,旧时这样精巧的灯担堂名在苏州也只有两副,另一副不知下落。八十年代戏曲博物馆开馆之初,即有美国人愿以十万美金购它,但此乃国宝级文物,岂能他售?

织梦好,好织梦

  江南堂名一直活跃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是江南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艺轻骑兵”,民间遇有婚庆寿典小孩满月或商店开张等,都会请堂名班子前来吹打演出一下。沪剧《芦荡火种》中胡传魁结婚,阿庆嫂帮助张罗喜事,唱道:“阿庆嫂我别样礼物送勿起,送一副江南丝竹小堂名”,意为出资聘请一副堂名班子前来为胡司令的婚礼吹打演出助兴,算是尽了礼节了。

本文来自织梦

  从前“吃堂名饭”的人很多,我就交往过不少。我苏州的街坊中有两家唱堂名的,一家挂着“马嘻嘻京班堂名”的牌子,应该是演京剧的。班主马嘻嘻拥有行头家生(戏服和道具),没有灯担堂名这般的考究乐舆,人员也不固定,临时邀请拼凑,再加上江南喜好京剧的不多,生意自然落寞。他就经常在枕河房舍的窗口自拉自唱。我童年时常听他拉唱,琴拉得娴熟,唱也有味道,只是太过苍凉。我母亲叹气说,他唱堂名甚至养不起家小,家小让别人养去了。我不明究竟,年稍长才知,他的妻子受不起清贫而跟别人私奔了。但马嘻嘻仍苦中作乐,除了拉唱,就是独酌苦酒,逢秋天还养金铃子。 内容来自dedecms

  养金铃子是苏州老人消闲的一种方式——牛角小盒内蓄饲一两头这种善于轻歌浅唱的小秋虫,纳于温暖的贴肉内衣口袋,精心侍候是可以养过冬的。那虫子的歌吟声轻盈缥缈,异常动听。马嘻嘻养金铃子远不止一头两头,多达七八头、十几头,满身口袋都放着,那歌吟就此起彼伏的诱人。我们喜欢挨着听,偶有人调侃说:“马伯伯身上就是一副热闹的堂名班子哩。”马嘻嘻笑着回应:“是啊,是啊,是一副堂名班子啊,可惜不是京班堂名,是昆曲,是苏滩(苏剧)和评弹。”他这么一说,还真像,真像琵琶三弦伴奏的评弹演唱呢。三年自然灾害时,马嘻嘻病逝,遵其遗嘱,亲属将十几头金铃子陪葬进了他的棺材。我不敢靠近他的棺材,心里惋惜着那些可爱的秋虫和牛角盒,直到棺材上盖上钉,虫鸣声还不绝如缕。 dedecms.com

  我另一街坊李家是唱滩簧堂名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合营进了一个县锡剧团。李家班主拉主胡,他的媳妇则唱起了花旦,其弟弟演龙套“下把”,也就是跑跑龙套、翻翻跟头,打打“下把”。主角在武场中是“上把”,龙套就配合着打“下把”。这一家子比马嘻嘻风光多啦,拿国家工资,生活也优裕。不过听说也有烦恼,烦恼在于李琴师的媳妇在台上唱花旦,时常有“卿卿我我”的缠绵,而乐池里的李琴师就在一旁偏偏瞅个正着。按说这是戏,即使台上暧昧,也是虚拟的,下台后就烟消云散啦。可李琴师却着了魔、认了真,在乐池里看得真切,心里真是打翻了醋坛。也真是怪,愈是醋波泛滥,他手中的那把琴愈是拉得出神入化的精彩。剧团里的人都夸奖他琴艺高超、声情并茂。他心里越发感到窝囊,寻思唱堂名时哪会有这等污糟之事,终于有一次,他拉着拉着,情不自禁把手中的琴飞掷到了台上,戏为之戛然而止,成为剧团的一大经典笑料。这是我后来加入剧团粉墨生涯后听前辈艺人说的。 吴翼民

dedecms.com

苏州平江路昆曲博物馆苏州平江路昆曲博物馆苏州平江路评弹博物馆

dedecms.com





顶一下
(1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广告区域


    全国酒店机票7*24特价预订